女性的负面

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励志 > 女性励志 > 女性的负面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6-12
ISBN:9787500457299
作者:菲利斯·切斯勒
页数:422页

内容概要

当红作家菲利斯·切斯勒是心理学与女性研究荣誉教授,女性权利的倡导者,其作品销量超过300万册,其中包括那本经典之作《女人与疯狂》(Women and Madness)。她是女性心理协会与全美女性健康网的奠基人之一。作为全美电视与广播节目深受百姓欢迎的嘉宾,她还是当代重大事件的专家解说员,这些大事包括莫妮卡·莱温斯基丑闻、借腹生子案和艾莲·乌尔诺系列谋杀案。她的作品包括《女人与疯狂》、《写给年轻女性主义者的信》(Letters to a Young Feminist)、 《与孩子一起》(With Child)、《一篇母性日记》 (A Diary of Motherhood)、《父权制:专家证人的记录》(Patriarchy:Notes of an Expert Witness)、《心理健康中的女性主义祖先》(Feminist Foremothers in Mental Health)、《关于男人》(About Men)、《受审的母亲》(Mothers on Trial)、《为母亲与孩子而斗争》(The Battlefor Women and Children)、《神圣规约》(SacredBond)、《女人、金钱与权力》(Women,Money and Power)以及即将出版的《大墙背后的女人:捍卫犹太圣地的庄严场所》(Women of the Wall:Claiming Sacred Ground at Judaism’s Holy Site)。她曾先后居住在喀布尔、耶路撒冷和特拉维夫,目前住在纽约市的布鲁克林区。

作者简介

本书从心理学、人类学、灵长类动物学、工作场所研究、社会学、文学批评等多种角度,运用神话分析、法律、第一手访谈及回忆录等,详细描绘了女人与女人冲突中常使用的主要攻击手段和策略,揭示所谓“姐妹情谊”的美丽愿景下女性之间的竞争压力。

章节摘录

  第一章 动物观察:物种中的雌牲  从生理上看,多数男人并不暴虐。不过,地球上杀害别人的最可怕的凶  手是男人而不是女人。男性暴力对人类生存与稳定构成了严重威胁。因此,  男性暴力成为文学、电影和学术论文中屡见不鲜却又遮遮掩掩加上冠冕堂皇  理由的话题。由于男人的攻击既外露、又可怕,它已经快要蒙蔽我们关于女  性暴力与攻击性的观点,而女性暴力常常是微妙的、朦朦胧胧的,但却影响  久远。人们错误地相信,女人对女人的暴行并不重要,因为它造成某人直接  死亡或严重身体伤害的可能性不大。  男人攻击时场面壮观、可怖。男士兵冲进村庄,射杀视野中的每个人。  男飞行员从飞机上空投炸弹,炸毁整座城市。男士兵折磨、残杀和关押男敌  人,并有组织地强奸和轮奸敌方妇女和女孩。单个男性通过武力和胁迫手段  统治别人。在我们所处的社会中,90%的暴力犯罪是男人而不是女人所为。  最终,在所有现存男人中,不到10%的男人占有和控制着绝大部分地球资源  ,从而使绝大多数人陷入贫穷、挣扎的生活境地。相比之下,女人的攻击几  乎是看不见的。光有女人能做出这种残暴之事吗?  女人热心地合作着,维护着这种文明。她们为此类男人组建家庭,并帮  助孩子们走向社会,成为同样成功的男人,或使其成为与同样成功的男人结  婚的女人。只有极少数女人拒绝这样做。  英国进化心理学家安妮·坎贝尔(Anne Campbell)(如今在达勒姆大学工  作)、得克萨斯大学心理学家戴维·H.巴斯(David H.Buss)和乔舒亚·邓特  利(Joshua Duntley)认为,通过有组织地选择更有钱的男人以及“重男轻女  ”,女人其实支持和助长了父权制的重构。巴斯和邓特利主张,女性的“助  纣为虐”在父权制形成中起了关键作用,因此,女性不断进化的“偏见(即  追求‘卓越’配偶)为男人的同性竞争确立了一套重要的行为准则”。巴斯  和邓特利坚持认为,“男人或女人都不团结同性其他成员”,而宁愿与同性  其他成员全力竞争。  事实上,女人攻击、敌视、侵犯和虐待的首要目标是其他女人。正如多  数女人所知,一个女人可以持续不断地破坏她所嫉妒、畏惧或必须从其手中  夺取财富的任何其他女人的生活,使她们生不如死。例如,年长的女人和纯  女性小帮派就喜欢欺压女孩和其他女人,强迫她们乖乖服从;小帮派拒绝接  纳任何她们认为更漂亮、更有魅力、更加性开放的女人,或那些“另类”女  人。  女性间的对峙更有利于维持而不是破坏现状。因此,为了生存或改变自  己的命运,多数女人会和男人一样,串通处在下层的女人,形成一个阶层。  除了在经济上和肉体上施加严酷的压力外,我相信,女人在心理上还压  制小女孩和其他女人,逼迫其和她们保持一致,其手段是:威胁这些人与任  何“成长过程或环境变化已经危及现状”的女孩或女人断绝关系,否则便剥  夺她们与这些人缔造亲密情感的能力。从某种意义上讲,女人具有母性上的  迷惑性——从而相互恐吓或“反击”。童话中到处可见这种神仙教母和邪恶  继母,这应当被理解为一种身陷困境的女性关系史,以及其他极乐与困苦轮  回的变迁史,体现了双重命运。  科学家们最近才开始研究所谓“间接攻击”行为。从心理学、社会学和  经济学角度看,女性的间接攻击行为都可能令人非常痛苦。这种攻击既表现  在口头上,也表现在非口头上,包括毁誉的流言和孤立措施。这些流言和孤  立措施可能造成社交中的“死亡”,在某些文化背景下,还会真的将人逼死  。  因为女性攻击行为过于平常,所以被视为无可厚非的现象;即便其中含  有暴力成分和犯罪因素,也不一定就认为是病态的。况且,多数女人并不采  取男性化的攻击方式。如果她们那样做,其行为会被认为不正常,从而是病  态的——一即使某个女人为了保全身家性命而积极消除自身行为所造成的影  响,也不应直接攻击对方。和其他女人(或男人)进行“肉搏战”的女人被认  为“没有教养”。  与男性攻击行为相比,女性对女性的攻击研究较少,讨论不多,也只得  到些许的认可。也许,在一个重男轻女的社会里,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深  信女人之间的所作所为并不那么重要。同样,在一个重视棕色人种的社会里  ,人们认为,其他肤色人种相互间的所作所为也不那么重要。  1987年,西澳大学(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人类学家维多  利亚·K.伯班克(Victoria K.Burbank)发表了一篇研究137个社会团体中女  性侵犯行为的论文,这些群体分布在亚洲、印度、中东、非洲、欧洲、南美  、加勒比海地区以及北美印第安人的部分土著部落。她采用的资料是至少在  100多年时间内一些社会科学家所收集的。伯班克只研究了这样一些案例:  在家庭或邻里这样的环境下,哪些女人最先发起攻击?攻击发生在什么地方?  伯班克发现,“全世界”的女人都采取肉体、语言和间接攻击方式。女人“  尖叫、大喊、责骂、训斥并羞辱(这是主要方法)她们的女对头”。例如,18  70年,有人看到艾马拉(Aymara)女人通过“踢碎其对手的陶制灶具”“泄私  愤”。1895年,克什米尔(Kashmiri)女人被人形容为“以骂人的话五花八门  而闻名”。1931年,有人看到奥纳(Ona)女人“连续几个小时对骂”。1964  年,有人在描写一位与丈夫和姨太吵架的女人时,称其“毁掉(对手的)房子  ,将花园的树草拔掉一大块,并拆毁篱笆”。此外,1974年,资料还描述了  一位犹特(Ute)妇女可能是怎样“杀死她对手的马”的。  伯班克写道:“这次调查的一个最显著的成果是:迄今为止,女人是最  常见的女性攻击目标。在137个社会团体中,拿女性当靶子的团体有124个,  占91%;而男人成为(女性攻击)靶子的团体只有74个,占54%。女人攻击的  对象主要是姨太、丈夫的性伙伴、妻子或‘女第三者’,以及那些关系不明  确的女人。”  由于我们不想看到女人具有外在攻击性,由于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对女  人的攻击行为大惊小怪,人们都愿意将女人的攻击行为更多地看成情绪和肉  体上的失控,甚至比最可怕的男性攻击行为还难以控制。研究认为,从某种  程度上看,在运用暴力时,男人有着清醒的头脑,而女人则没有。此外,女  人会说,她们采取暴力是因为她们无法控制自己,而不是因为她们采取暴力  以达到自身的目的。根据坎贝尔的观点,女人在故意、老练地突然做出进攻  之举时相伴而生的失控品质,也许“要么由于女性在早前缺乏程序化训练所  致”,要么由于女人对外界刺激反应过强,以至于这种反应“战胜了她们不  情愿采取肉体攻击的心理”。这也是可能的。  路戈斯(Rutger’s)大学社会理论学教授罗宾·福克斯(Robin FOX)引用  已故伟大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MargaretMead)的话说:“战争在男人的  掌控之中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尽管他们擅长发动战争,他们同样也深谙  如何结束战争之道。”

书籍目录

本版前言

第一章 动物观察:物种中的雌性
第二章 女孩与少女中的问接攻击
第三章 女人的性别主义
第四章 童话、神话和希腊悲剧中的母女关系
第五章 关于母女关系的一些心理分析观点
第六章 “好”母亲以及她对“好”女儿的虐待.
第七章 姐妹与交友
第八章 工作场合中的女人
第九章 团体中的女人
第十章 心理道德

编辑推荐

  自尊是教育心理学、发展心理学、社会心理学和临床心理学领域的核心问题。对自尊的心理结构、成分和机能的剖析,能使人们更好地理解和认识自我,有效地监控和调节自我行为。本书内容包括三部分:首先,在整合以往自尊研究理论观点的基础上,构建了自尊的“倒立金字塔”结构模型,详细阐述了自尊结构的成分、特点与机能;其次,通过内隐联想测验的修订和自尊测量问卷的编制,建立和发展了本土化测量工具,对自尊的成分和结构模型进行了测量与验证;最后,全面考察了青少年自尊各成分的发展特点和影响青少年自尊发展的相关因素。本书为我国青少年社会性发展问题提供了有价值的研究资料,为更好地促进学生自主、全面、和谐发展提供了科学依据。  切斯勒强有力的呐喊……正是在宣告:女人是完整的人。  ——德博拉·坦嫩,《华盛顿邮报图书世界》(The Washington PostBook World)  这是一位女性主义者、一位知情者泄露女性天机的首部力作……它对女性彼此迁怒于对方的、有意无意的无情行为进行了惊人而详尽的研究。  ——《丹佛邮报》(The DenverPost)  意义深远,观点鲜明。所有不敢直视女性负面这个话题的书在本书面前都会黯然失色。只有我们认识了女性的负面,我们才有可能将社会改造得更加公正。  ——《惧怕飞行》作者埃里卡·琼  切斯勒的资历背景无可挑剔,她在本书中作了详尽论述和详实分析。(她)似乎提倡回归到在历次妇女运动中激励过许多女性主义者的观点上。这并不是一个5男人对女人或女人对女人有关的问题:这是一个-5所有追求正义者有关的问题。  ——《圣彼得堡时报》(St.Petersburg Times)  许多绝佳研完成果糅合到一起的作品……切斯勒的声音再一次大胆得惊人、真实得无情,发人深省、令人深思,仁慈之心可见一斑。这是一条崎岖不平的路,而切斯勒冲在最前面。  ——《梯坤》(Tikkun)杂志

图书封面


 女性的负面下载 更多精彩书评



发布书评

 
 


精彩书评 (总计1条)

  •     女性的负面 (美) 菲利斯·切斯勒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6以前的读书记录都是看完一本书之后,这有个问题,就是有些感触会稍纵即逝,所以这次有所改变,条件允许的话,就边看边记录。这本书和我之前看过的许多老外写的书一样(最近看过的几本历史和哲学方面的例外),口水太多。之前看过的许多西方的技术书籍,基本都是这个特点,一句话,一个道理,反过来绕过去说了又说,像极了中国的老太太或有些家庭妇女。实际接触过了西方人(也包括影视)不是这样的,为什么写书就不一样?闲话说完,转到书本身。本书的作者生于1940年代,是一位女权主义运动(开始于美国1967年)者,书中引用了大量的案例和文学、学术等资料,包括其个人的生活经历,意在表达在父权制大背景下,女性之间(母女、姐妹、同事、朋友等)纠结、隐秘而残酷的争斗现实,这其中包括了多种看似矛盾实则合理的关系,比如对“父权”的依赖和对同性的攻击,无所不在的(间接)攻击和对攻击的否认,对团体的依赖和背叛和团体成员之间的内斗,对慈母的渴望和对恶母的恐惧,对同性的过高期望和失望以及打击。。。观点和事例都很直接和尖锐,读来触目惊心但又发人深思,对女性,作为对照和自省,对男性,作为理解和包容,相信都有帮助。很显然,作者通篇对同性之间的这种“真相”是不满意的,作者对自己几十年所从事的女权运动也充满了失望,但令人欣慰的是,作者不但提出了问题(而且是以大量详实的材料),也做出了分析,而且在最后一章的最后一部分,作者还尝试对解决这些问题给出了自己的建议,虽然无论从篇幅、可行性等方面都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另外不得不说一点,作者所引述的资料、观察的对象,主要还是针对西方文化背景下的女性,虽然个别地方也提到东方和中国的情况,但总体来讲对东方和中国文化背景下的案例还是研究不够,应该说,作为两种不同的文化,这其中的女性差别还是有的,比如东方文化背景下的母女和姐妹攻击,我理解就不如作者笔下所描写的西方女性那么“外化”(虽然相比西方男性,她们已经是内化了),而且东方女性的克制和隐忍也远非西方女性能比,当然其“幽暗”和“残酷”也非西方女性能比。但不能不承认,作者所揭示的本质核心对东西方其实都是适用的,只是程度不同,而且在全球化和西风东渐的现实面前,西方的今天可能也就是东方的明天。最后还有一个感触,就是相比西方文化,中国文化更阴性(我这里所说的阴性,意思是说勾心斗角,权术,阴谋,逾回,非正面攻击。。),相比西方男人,中国男人更阴性,而且职场和商场(商业场合的意思)似乎也越来越推崇阴性的手段。之前不太理解,但读本书之后有了一个解释,书中,作者把女性之间相互争斗的原因主要归结为“父权制”,借用这一观点,那么,是否中国文化以及中国男人中的阴性特质也是源于中国男人头上的那个“父权制”——三千多年的专制统治?再进一步思考,中国女性中的“幽暗”和“残酷”是否也跟中国两千多年的儒家熏陶有关?什么土壤长什么苗,什么花儿结什么果,我相信是的。-----------------摘----抄-----------------------第二章 女孩与少女中的间接攻击女孩更喜欢口头和间接攻击,以及社会攻击(利用社会控制力支配别人或发泄怒火)。女孩攻击对方时一般不会看对方眼睛。女孩更在意自己在一个团体(尤其是女性团体)中是否被接纳。(?)在一个女孩团体中,过于突出是要被排斥的。但这个团体会一起欺负一个她们不认同的人(认为比她们差或强)的同性。女孩更否认攻击行为,因此,通常会在内心以及向他人否认自己具有攻击性(过于突出和表现出攻击性的女孩不易被同性团体接受),但不会因此减少攻击,有趣的是攻击之后并不承认自己已经采取了(间接)攻击行为,所以将来再重复此类行为的可能性并未减少。--真拗口!“女孩的社交智力发展更快,从而在人际关系上比男孩更敏感、更苛求;女孩在构思和解读非语言动作、人际关系和社交中出现的蛛丝马迹的能力也强于男孩。”“当女孩长到11岁时,她们对直接身体攻击手段的使用程度在增加--同时,她们间接攻击的程度在下降,然而,当女孩长到15岁时,她们对直接攻击手段的使用减少(而她们间接攻击的程度相应增加)到了此前8岁左右的水平”。第三章 女人的性别主义女性主义者关于工作中性骚扰的“保护性”规则,也许刚好可以使地位较高的女人更加肆无忌惮地欺负地位较低的女人。过于挑剔的母亲不承认她不断批评女儿的行为是挑衅的、敌视的,一旦遭到女儿反对,这些母亲往往坚持说这是她们爱女儿的表现,并无伤害之意,而她们的女儿通常会接受这种解释。。。。强奸案的原告更愿意自己的陪审团中没有女人,因为女人不会同情遭到强奸却没有死的女人,并将其作为一种心理手段安慰自己任何时候都不会发生如此可怕的事。女人要么认为被强奸的女人做了某些“允许”强奸行为发生的错事--要么认为发生的一切并非强奸。不论持哪种想法,她们在脑海中仍然将自己排除在“可能的受害者”名单之外。女人对女人的敌视与她们自我标榜为女性主义者无关,与女权运动本身也无关。“流言可以作为维持道德和群体团结的一种方式。。。人们(学会了)行事谨慎,以避免自己犯下任何无关大局的错误而被别人抓住把柄。”“流言将一个集体聚集在一起,并使其排斥别人。。。说闲话是集体中,每个成员的责任。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向那些已经归入集体的人诽谤和羞辱你的挚友是有礼貌之举,而在陌生人面前讲你朋友的坏话则是不礼貌的了。”“一位刚过门的新娘如果被引荐给她婆家的亲朋,则体现了对家庭隐私的一种潜在的严重违背;。。。而在她的娘家,她可以向每个局外人泄漏自己的家庭隐私,并向其讲婆家人的闲话。”第四章 童话、神话和希腊悲剧中的母女关系女人之间的许多竞争,都源于她们在经济和社会方面对“男英雄”的依赖。如果一个女人没有自爱的权利,那么,反过来,她就不允许她女儿得到那份她自己未曾得到的爱。世俗之人也在将父亲或某个不公平社会所造成的伤害嫁祸于母亲。此外,我们对母亲所持的期望值过高,而有些母亲哪怕完成的许多任务中有一件没有完成好,我们便几乎不同情她们。现实生活中的女儿永远达不到我们为母亲所设计的理想化目标。第八章 工作场合中的女人女人在工作中彼此难以相处,其中许多困难都是由于男性统治以及随之出现的女性争夺虚位所造成的。如果一个男女相当的公司有许多女同事,那么这个公司会促进女性之间的合作和健康竞争。女部属和女上司在一起时,出现角色不清的几率最低。在女上司手下做事的男性出现角色不清的程度最高。能够在女性标准(即情绪化、体贴周到等)和男性标准(即攻击性、独立性等)之间保持平衡的女经理,在工作中具备更好的调节能力。一个女人不自觉地渴望得到某位神仙教母的保护,同时又不自觉地害怕会出现某个邪恶继母,这两种心理糅在一起,使女人在工作时带有一种挥之不去而又不肯承认的压力。第九章 团体中的女人在女性团体中,女人说话更自由、更频繁、更亲密。(男女)混合式团体通过讨论和解决人际问题和冲突来关注男女关系的发展,而纯女性团体则通过鼓励人们将内心思想表达出来,从而强调建立互信、人道的亲密女性友谊。在混合式团体中,最初的信任建立阶段发展较慢,而在女性团体中,这个阶段可以很快完成。团体中的女性往往喜欢陷害一两个团体成员,以此来否认令人难以接受的危险情绪。这些替罪羊成了团体中每名成员的牺牲品。这些成员在一致拒绝承认自觉的阴暗面、可能激怒别人或夺取权力时,表现得互帮互助。如果一个女人以某位男人妻子或女儿的身份进入传统女性交际圈,她会在其他妻子和女儿中,摆出她丈夫或她父亲的架子。等级观念非常流行,其中存在规定、限制、界限。。。当某个女人并不以妻子或者女儿的身份,而仅以女人堆里一个女人的身份加入女性团体时,事态便会更加不可收拾。一旦人们认为这个女人对于团体中的核心成员或领导人不可或缺时,其他团队成员便会欢迎和接受她那经过些许渲染的信息,当成教条使用。从此她便会变得十分危险。对某些女人而言,仅仅获得加入某个团体是不够的,她们必须除掉(或取代)当初介绍她进来的那个女人。同男人一样,女人也有归宿感,但同男人不同的是,女人对于某个双人搭档或小帮派,可能会有比对较大的团体更高的忠实程度。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在团体中设立等级制度,但男人往往对此立场更鲜明、苦恼更少;而女人则需要一种非常逼真的平等错觉,以及更加频繁的相互吹捧。从某些方面讲,这使得女性比男性更加民主、更富有表现力,也更加无法无天。有些人不相信心理学、精神病学、心理分析学的父权制手段,或这些学科的制度科学和药理科学,并不认为它们是“窥探内心”的安全方式。有些人相信,救世主、家庭或法律、政治和社会行动都是她们所需要的“疗法”。在一个女权觉悟培养团体或纯女性治疗团体,一个女人“探究她和她母亲的早期斗争”--在团体安全祥和的气氛下,这位女团体成员可以与自己有害的方面决裂,表现出悔改之意。她可以为与其理想相去甚远的母亲表示惋惜,并从理想母亲那里得到更多的东西,以证明自身的清白。随着对自己过去经历的认识日益深刻,该女人便能松开曾经从心理上束缚她的桎梏。第十章 心理道德女性主义者在男人辜负女人时,对男人持的期望更低,并再三体谅他们。女性主义者对其他女人的期望值要高得多,而荒谬的是,其他女人却没有男人拥有的那么多(力量)可供分享。我们对其他女人怀恨在心,但对男人就不敢这样做。我们并不总能意识到这一点。男人动辄相互竞争、巧取豪夺、自相残杀。多数女人也颇具侵犯性,但她不采取此类方式而是采取间接方式,所针对的对象也主要是女性。女性主义者所经历的,是地地道道的美国版的中国“文化大革命”。女人会以间接方式体现出攻击性、会无休止地相互说三道四、勾心斗角,同时又不承认她们内心的嫉妒和竞争性。女人是有进攻性的,但是方式很含蓄,而且主要针对其他女人。由于女人彼此相依为命,她们不承认具有进攻性这一事实。相反,女孩和妇女往往克制自己不向对方透漏真实想法,以免成为众矢之的或“与众不同”的人。真实可信或独立的思维或情感可能会导致断交、孤立和失宠。女孩和妇女不愿冒这个险,而是彼此躲在背后谈论对方。男人的天空有空间容纳更多明星;而女人的天空则因此而更加狭小。为数量有限的明星角色而进行的争斗也更加激烈。有些女人不甘心将自己看成光芒较暗的人,为了更加光芒四射,她们必须撤走更光亮者以展示自己的舞台。女人有时也许能当场阻止由女人发起的诽谤行为,办法是不听、不重复、不教唆。也很难做到。可能有所帮助的是:承诺不信所听到的一切话,但实际上又抱着怀疑的态度,尤其是听到对另一个女人不利的话时,更不要偏听偏信。对女人来说,明知自己可能会成为下一个诽谤或威吓的目标,却仍然鼓起勇气反对诽谤者或欺凌者,这是很重要的。数千年来,女人可能已将男性至上的价值观深植心底;这种价值结构不会马上消失。这意味着作为个体,没有哪个女人有责任独立地,甚至付出毕生精力去解决这个大问题。我倒希望女人懂得这一点:姐妹情谊的历练是一种心理修养,也是一种道德修养。女人往往会以不公正的批评和反对来混淆意见、性格或环境差异。女人不习惯那些不同意她们观点的女人或在其他重大方面与她们不同的女人保持关系。对许多女人而言,批评意味着分离和抛弃,是将慈母般的女性转换为邪恶继母般的母亲的“转换剂”。这也是为什么女人喜欢向对方直截了当地说这件事,却又含蓄地在背后说另外一件事的原因之一。许多女人都没有学会(像男人那样)与关系不亲密的人合作。尽管如此,女人应该学会怎样防止将自己带有个性色彩的差异强加给别的女人,在工作中尤其如此。女人应该使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强大到足以倾听外界的、多样化的、批评的声音。女人既是灰姑娘、灰姑娘的姐妹,又是灰姑娘的继母。“拥有某种东西的办法。。。就是将它拿出来分享。要想认可善,就必须认识到善最终并不能消除恶,而是会进入恶,甚至来到恶存在的地方。”

精彩短评 (总计12条)

  •     真相。
  •     总而言之,女性的善妒,性别主义不会因为披上种种社会外衣而改变,区别只是显现与隐藏,疯狂与克制。 不错的内容,但是不太喜欢作者的行文方式,当然也可能与糟烂的翻译有关。
  •     多角度的女性分析
  •     sdv
  •     嘿,女人真可怕,是也不是?再读一遍哈,上次奥运会的时候看的,现在都有点记不起来内容了,只是当时觉得这么可怕的书居然看完了,很佩服自己。
  •     “人若老实了,不但异类要来欺侮,就是同类也不同情。”
  •     2011年11月读。
  •     这才是作为女权应该思考的
  •     更好地了解自我的一个视角。一边读着,一边回忆过往自己的言行。这样的反复过程中,倒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肯承认的一面。有很多事情被自己主观遗忘了,但是却不影响以后的自己,做一个更好的女生,直到女人。
  •     女人与女人天生是天敌!
  •     我喜欢
  •     大胆得惊人,真实的无情 然而。。 十有八九是这样的
 

中考,文化人类学,图书馆学档案学,校园,中考,科幻,德语,研究生/本专科图书,。 图书零零三 

图书零零三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