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糊君主选夫记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文学 > 古代言情 > 迷糊君主选夫记

出版社:晨光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9-5
ISBN:9787541432453
作者:有良某动
页数:300页

内容概要

有良某动,名不副实,绝不爱动。早年间热血江湖,做古龙的铁杆粉丝,如今成了宅女一枚,每天必修三件事:开机关机睡大觉。

作者简介

《迷糊郡主择夫记》内容为:明明同样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为什么海若郡主可以凭一枚玉佩定终身,而我芙蓉郡主却偏偏将大好的郎君往别人怀抱里送!呜呼哀哉!这可怎么办?泊国马上就要遣使来联姻,咱却还没有合适的夫婿候选人,命运岌岌可危……好肥,我只好勇闯江湖,择夫寻嫁!

章节摘录

  第一章·王府待嫁  我是一名待字闺中的郡主,这不是一个秘密。  每天清晨,丫鬟们就会捧着画像卷轴排队走进我的房间,后面跟着我尊贵的爹亲、娘亲和哥哥们。然后我的罗帐中就会传出这样一些奇怪的声音:  “这好歹是个郡主的香闺,你们每天这样太过分了!”  “啊!娘啊,你别掀我的被子。”  “拍什么也别拍脸啊!”  “好了好了我醒了!”  “砰!”哎呀头被撞了。  “砰!”哎呀我的肘我的肘!  我的闺阁归于寂静,然后贴身丫鬟沉香就会走到罗帐前,优雅地挽起帘纱,我端坐在床沿。  我的衣服是穿戴整齐的,因为它们早就习惯了这样的阵仗。  沉香走到我身边,拿起一把象牙梳,伸向我乱蓬蓬的秀发。她的手很巧,三两下就化腐朽为神奇,在我的头上绾出一个发髻,然后举着镜子等候我的评判。  “晤,外表很漂亮,就是有点疼。”  我雍容的娘亲柔柔叫了声我的名字,威严的爹亲眉眼似乎有点变形。  我于是挥挥手:“那好吧,现在已经不疼了。”  美丽是用疼痛换来的,这个道理从沉香第一天为我梳头开始,我就知道了。但总算一天也就这么一回,疼啊疼啊,也就习惯了。就像这个看画大会,我也已经习惯。  “来吧!有什么画像你们就尽管放马给咱看吧!”  我捋起袖子,头上立刻“啪”地不知道被什么敲了一下,我又放下袖子。  沉香接过三哥手里的名册,打开了开始念。  说实话,我一直觉得她的声音不错,应该去参加两年一度的御前金嗓子大赛。呃,前提是如果皇帝也像我一样爱好打瞌睡的话……  “咳!”  “咳咳!”  “咳咳咳!”  咿?  我爹爹嗓子看来有点发炎,我立刻打起精神,在床沿坐好,不让他再有机会咳嗽。  娘亲从小教导我,关心爹亲的健康,要从小事做起。  “这几个我都不喜欢。”我皱眉,摇了摇头,简明扼要。  睿王爷殿下眼中金光闪动,毫不介意的样子,微笑向沉香做了个手势。  瞧我多么懂事,知道爹亲手中的人选太多,不忍让他就此打住。  沉香继续念:“御林军都尉江琮瞻,江太尉次子,丽妃娘娘胞弟,甲戊年武状元。”  这个人大概是个强力储备,睿王爷殿下补充:“虽然我不赞同和外戚结亲,但这江琮瞻人品确实不错,而且是武将,为人宽厚稳重,没有什么花花肠子,将来倒是不会教蓉儿吃亏。”  于是,我也认真看了看:“人品是不错,虎背熊腰——也就算了,但人太过呆板,说话又没有趣味。当属下倒是不错……”  我叹息地摇摇头:“……要不,我忍痛割爱让给爹爹吧……”  睿王爷殿下脸色一沉:“沉香,郡主什么时候出过府门?”  沉香立刻“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启禀王爷,从那年您下令之后,郡主除了与王妃进宫之外,再也没有出过王府。”  睿王爷望向睿王妃。  睿王妃道:“我生怕蓉儿再走丢,不敢让她离开我的视线半分……我们并没有遇见过江都尉。”  睿王爷望回沉香。沉香沉向了地面,瑟瑟发抖。  我不耐烦道:“哪有这么麻烦,大哥和我聊天的时候提起过他。”  刷!  我立刻看到一道刀状的目光扫向我苦命的大哥。  刷! 我大哥一道刀状的目光扫向装作没看见的我。  娘亲到底是四个孩子的娘亲,用手拍拍咱爹的胳膊,老爹收回了视线,大哥也收回了视线。然后娘亲就示意沉香起来,继续读名册。  “左相三公子萧吟风,一十九岁,翰林院从三品学士。”  今天的天气真闷热啊。二哥不知道怎么嗓子也不舒服了,在沉香读名册的时候拼命哼哼,令我没有听清楚这个候选人的名字。不过好在旁边拿着配套画像的丫鬟同时向前跨了一步,我看了一眼画像,哦,没事,这个脸我认得。  “萧三是个俊俏的翩翩公子。”  我爹亲眉开眼笑。  “可惜他是个书呆子。”  睿王爷板起了脸,正要发作。  “书呆子倒并不可怕。”  我爹亲愣了愣,做好了缓和神情的准备。  “怕的是他只爱看八股。”  我望向二哥。  二哥捂住耳朵号叫:“绝对不是我,我从来不说同僚的是非……”  二哥的左耳朵变成了一朵红色的耳朵花,右耳朵没有变,他觉得不对称,用右手在右耳朵上一直揉啊揉。  娘亲真好心,见二哥这么辛苦,温柔地帮他扯了扯,就对称了。  我打了个哈欠,摆摆手:“下一个。”  睿王爷瞪了我一眼,我赶紧说:“那不用下一个了。”  睿王爷说:“下一个。”  沉香清了清嗓子,我体贴地察觉到了她的不适。  “沉香,你渴了吗?”  我递给她一杯茶,可是她不敢喝。于是我也没办法,我不敢喂她喝。  沉香于是又咳了咳,朗读道:“御封‘四绝公子’秦悦,秦太傅之孙。”  我想也不用想,翻着白眼说:“唇红齿白,凤眼吊眉,自命风流的公子哥儿……”  我刚开了个头,我三哥扑过来了,凶恶的眼神看着我,两手张开,虎口朝向我,等我再多说一句话,就要掐住我的脖子。    我呵呵笑,搔搔头,立刻转移话题。  “……本来就是嘛。我可不喜欢他,只喜欢秦太傅老头儿。”  然后我爹睿王爷殿下扑了过来。  我娘扑向了我爹……  我的又一个早上结束了,我伸完整整一个大懒腰,向沉香递了个小秋波。  “我饿了,乖,去把我的早膳端过来。”  沉香的架子比我大,对着小丫鬟挥挥手,道:“传午膳。”  娘亲一直教导我,郡主应该是一个淑女,仪态应该是优雅的。娘亲的话我总是放在心上,所以每到了吃饭的时间,我就会关起门来独自练习优雅,连最贴心的沉香也候在门外。  郡主的膳食很丰盛,每次都让我有足够的时间练习。  我总是十分卖力和珍惜这样的机会。  一眨眼,我的早膳就练习到了日过正午。  沉香在外面轻轻地叩门,很得体。  只有这个时候她清楚我的不可打扰,和郡主威严的不容侵犯。  “干吗?”  沉香在门外沉默了一会儿,说:“郡主,桂花鱼。”  哦,这么快?  晚膳也来了。我点头道:“进来吧。”  门被轻轻地推开,